张天佐:准确把握乡村治理的方向和重点

发布时间:2020-11-09浏览次数:22


     坚持和完善党领导乡村治理的体制机制:要落实县乡党委抓农村基层党组织建设和乡村治理的主体责任,加强和完善村党组织对村级各类组织和各项工作的领导。要全面加强农村基层党组织和党员队伍建设,这是党在农村全部工作和战斗力的基础,任何时候任何情况下都不可放松。要继承和发扬我们党联系群众的传统,把党在农村的阵地建到农民群众的心里,把政治优势转化为实际的效果。要大力组织开展党员联系群众活动,了解群众思想状况,帮助群众解决实际困难,进一步密切党员与群众的联系。

     坚持农民在乡村治理中的主体地位。一要尊重农民的主体地位,充分调动和发挥好广大群众的积极性、主动性,组织和引导农民群众广泛参与,让农民自己“说事、议事、主事”,做到村里的事情村民商量着办,形成民事民议、民事民办、民事民管的治理格局。二是尊重基层和农民的首创精神。40多年农村改革的伟大实践,很多重大政策都是在总结农民创造的基础上再在全国确立和推开的。在符合中央精神、遵守国家法律法规、保障农民利益的前提下,要鼓励基层和农民群众大胆创新。

     坚持顺应和把握乡村发展规律。必须顺应历史发展变化的大趋势、大逻辑,深入分析乡村治理面临的新机遇、新挑战,正确处理好历史与当今、传统与现代、老办法与现代技术手段的关系,准确把握前进方向、顺应历史发展规律,与时俱进地探索乡村治理的有效实现形式。

     坚持自治法治德治相结合。积极探索“三治”结合的有效实现形式。比如村规民约就是一个很好的载体,在制定村规民约时,通过民主程序体现多数村民的意志,这是自治的过程;指导村规民约要符合法律法规规定,这是法治的体现;教育引导广大村民遵守村规民约,弘扬邻里互助、尊老爱幼等传统美德,这是德治的目的。

     坚持聚焦突出问题。乡村治理必须坚持问题导向、目标导向,重点围绕乡村治理中的难点、痛点、堵点问题,针对农民群众的操心事、烦心事,研究破解问题的办法。

     坚持治理重心下沉。一是建立县乡联动机制。要探索县直部门与乡镇(街道)的联动机制,增强乡镇统筹协调和治理能力。近几年北京推广“街道吹哨、部门报道”的做法,在现有区直部门、乡镇(街道)权能基本不变的情况下,通过加强联动,让属地管理的职责和部门职责有效衔接,提高了基层治理效能。二是规范村级组织工作事务。要充分考虑基层工作实际,清理整顿村级组织承担的行政事务多、各种检查评比事项多等问题,切实减轻村级组织负担,使其集中精力解决村内事务。三要持续推进“放管服”改革和“最多跑一次”改革向基层延伸,探索健全基层服务一体化平台,加大农村综合服务设施建设,为农民提供“一门式办理”“一站式服务”,真正做到为农民多办事,让农民少跑腿。 

     坚持丰富村民议事协商形式。一要创新议事协商形式。二要拓宽议事协商范围。 三要搭建多方主体参与的平台。

    坚持创新现代乡村治理手段。充分利用现代信息技术推进治理方式和治理手段的转变,探索建立“互联网+”治理模式,推进各部门信息资源的整合共享,提升乡村治理的智能化、信息化、精准化、高效化水平。目前一些大公司建立了很好的平台,要注重支持引导和利用好社会资源。中国电信的“村村享”、腾讯的“为村”等系统,在全国一些地方推广运用,都展现出良好的效果。